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章 气死啦
    陆澈捧着她的唇,一点一点啜她的舌,两个人来了一番长长的缠绵热吻,整个屋子都只剩下“滋遛滋遛”唇齿缠绵的声音,等亲够了,陆澈才恢复了一本正经,离了她,面上还带着笑。

     好像才想起来,又装模作样地低下头,给她吹着眼睛:“以后这些活儿,让下面人去做就是。”

     范宜襄听他话虽然这么说着,可是手里仍旧拿着那她绣了一半的花样子摆弄,好像很是喜欢,她心里甜得起腻,用鼻子蹭了蹭他的唇:“给爷的东西,才不让她们去做!”

     陆澈失笑,学着她,也用鼻头蹭了蹭她的:“你呀,就是个小醋坛子。”

     襄儿这样,他心里实在欢喜,想起上回,也忘了多久之前的事儿,记得她好像还要做媒,要把那唐越的妹妹推给他。

     一时说了出来,逗了她几句,不料哄得她一愣,瞬间白了一张脸,明明是恼了,还要做出一副没事儿的模样。

     只听她闷声闷气道:“爷要是看上了那个唐婉,我明日就去唐府提亲。”说着,偏头看了眼窗外,天色虽暗了,却也不算太晚,就大声地喊方嬷嬷,让她备下笔墨纸砚,她现在就写帖子再让人给唐府送过去!

     方嬷嬷听到了,哪里敢进来,外头的几个小丫鬟低声问她:“夫人喊您呢,您不进去吗?”

     方嬷嬷岿然不动的,又怕她们多事跑进去现眼,干脆带着她们往旁边的角房去,才走了几步,就听见屋子里传来姑爷的笑声。

     陆澈懒在炕头上一动不动,就这么挑着眉看她,她喊了方嬷嬷半天,也不见她进来,就自己跳下炕,转身去书桌那边翻找笔墨纸砚,咬牙切齿地铺了一方纸,站在桌子边上磨墨。

     陆澈瞅着她,只是一味笑。

     他是在心疼那块墨!

     一等的徽墨,此墨名为西湖十景墨,乃徽墨中的一绝,这些日子他一回府就是来西园,阿喜将他书房所用都挪了过来,他也习惯了在她这儿办公,两人之间隔着一张湖水色的屏风,他在这头看折子,她就坐在另一头,他要是累了,一抬头就能看见屏风那头她的影子。

     她还是在那狠狠地磨着,偏偏唇上还挂着笑,低着头也不往他那边看。

     他看着她笑:“磨得这样慢,这帖子什么时候才能写好”

     范宜襄忿忿道:“这么一会儿工夫爷就等不及了。”跟着,听见“吧嗒吧嗒”几声,几颗热泪就这么跌进了砚台里。

     他看得一愣。

     她连忙说:“这墨脏了,我让人洗过后再重新磨。”说完,就扔下墨,转身朝外走去,他上前一把拽住她,拉进怀里,范宜襄不依,在他胸口上推他,不想手上有墨渍,蹭得他整个前襟都黑了。

     他也不恼,一点也不嫌弃地抓着她的手,放在唇边亲着,哄她道:“好襄襄,我们不写帖子了好不好?”

     她本来只觉得心里发闷,他这么柔声一哄,瞬间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再也忍不住,眼泪跟断了线似的吧嗒吧嗒地往下掉,他一时慌了神,一边绵绵密密地亲着她的手,又去抹她的泪珠子:“爷只要襄襄,别的什么唐家张家爷都不要,爷只要襄襄一个,好不好?”

     她还是哭得凶,他脸上的笑是全没了,抓着她的手往自己身上打:“是爷说错话了,爷再不拿这个逗你了。”

     她由着他抓着在他身上打了几下,又去看他的脸色,不知什么时候上头沾了墨,侧脸上一道,嘴角上一道,忍不住“噗嗤”一下,笑了。

     他松口气,瞪着她:“不哭了?”

     她看着他的脸,笑个不停,他有些奇怪,伸手在脸上摸了一下,手上多了一道黑,脸色微微一变,眼底闪过一抹坏,伸手往她的脸上抹去。

     她躲不及,被他抹了个正着。

     他还要再抹,范宜襄伸出两只胳膊,一把抱在他的腰上,整个人都贴在了他的身上。

     陆澈由她抱了一会儿,手轻轻抚着她的后背,见她贴的实在太紧,最后实在忍不住,两手放在她肩上,把这个黏在自己身上的人硬生生地推开,低头看她的脸,果然,一张脸闷得通红。

     他板着脸骂道:“瞎闹!把爷抱得这么紧,是要把自己闷死吗?”

     范宜襄在那儿抽抽噎噎地说:“我怕抱得不够紧,你就该跑了。”

     “瞎说。”他心跟着一酸,拉着她的手,两个人一起回到炕上,他怕她再那么抱他要把自己憋坏,就先自己坐上去,然后才把她拉进自己怀里。

     叫了方嬷嬷进来,打水洗过手和脸,两个人又换了干净衣服。

     这么一通下来,范宜襄差点忘了她刚才为什么那么伤心了。

     吹了灯,两个人在帐子里练功,她侧躺着,一条腿被他抬起来握在怀里,然后他才慢慢进去,他动了一会儿,她突然抱着他喊疼。

     他停下来,抱着她的肩膀,低头问她哪儿疼。

     她红着脸不说话,他又动了起来,她又喊疼,他亲亲她的唇:“那我轻点好不好?”

     她打了一下他的后背:“不是那儿!”

     他边动边问:“那是哪儿?”

     她握着他的手捂在自己心口:“这儿疼。”

     他会错意,低下头:“那亲亲?”

     她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今天晚上一点都不在状态,脑海里总会想他和别的女人在床上的样子,他这样会哄人,是不是也拿跟她说的话去哄别人?

     想到这个她的一颗心就像是被人攥在手里,狠狠地捏着,疼得她喘不过气来。

     她抱着他的头:“你不许这样对别的女人。”说完她就后悔了,赶紧心虚地抱住他的头,对着他的脑门一顿狠亲,企图把刚才这句话给盖过去。

     陆澈道听了这话,只觉心中一暖,忽然就见她铺天盖地地吻了过来,下腹一热,使劲儿往前顶了数十下。

     一夜好眠。

     眨眼到了深冬,范宜襄前些日子熬了几个大夜,终于把陆澈说的那个荷包给做了出来,这可真是她一针一线缝出来的,没一点偷工减料。

     方嬷嬷本来想等着她睡下了,偷偷拿过来帮她添几道线,不是帮夫人做,是夫人有几个地方实在是缝错了,要是继续下去,回头还得拆了重头再来,她找了一圈,实在找不到那荷包被夫人藏在哪儿了。

     等第二天,就看见夫人从枕头底下拿出来,而且夫人还特意瞪了她一眼,那眼神明显就是:别想半夜偷偷替我缝!

     方嬷嬷心里叫屈:我的天老爷!奴才就是想帮您改改针路。

     而且夫人在缝的时候,还不许别人插话,一开始还比较谦虚,问这个问那个,等差不多了,她上手了,别人要再提醒她些什么,她就一眼瞪过去,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她说:“我得自己摸索着来,要是你们都帮我,那还是我亲手做的吗?”

     所以,她一个荷包做了大半个月才做好。

     等送到陆澈手上的时候,他像是得了个大宝贝,来来回回地放在手心里翻看,不住地点头:“好,襄襄亲手做的就是好。”

     方嬷嬷垂目站在一旁:是好,针脚全都歪了,鸳鸯绣的跟个胖头鹅似的。不过谁叫是夫人做的呢。

     方嬷嬷没想到,灾难其实才刚刚开始。

     因为他们夫人,竟然迷上了针!线!活!

     夫人要给爷做一件斗篷!

     陆澈听到的时候,先是皱了皱眉:“怕是累眼睛。”

     范宜襄道:“不累眼睛的,我做一会儿,歇一会儿。”

     陆澈笑:“那得做到什么时候去?”

     方嬷嬷在一旁心说:可不得等到猴年马月去了!要等入了夏才完工,岂不是得等到来年才能穿了?

     范宜襄也觉得可能等不到她把斗篷做好,天气就暖和了,她就说:“那我给爷做夏衣吧?”

     陆澈被她逗笑:“不是说都做了一半了吗?再改成夏衣之前的不是白做了?”

     她想了想:“那就斗篷夏衣一起做。”

     陆澈把她抱过来,握着她的手:“干脆别做斗篷夏衣了,你就给爷做一套寝衣好了,那个好做,先让裁缝裁出个样子,你缝缝针就好了。”

     方嬷嬷在一边露了个笑脸:这个好!

     范宜襄一脸都是:你这是瞧不起我!

     陆澈还是笑:“好好好,知道襄襄是心疼我,可是我也心疼襄襄啊,听爷的话,就做寝衣好不好?”

     范宜襄大义凛然道:“那就寝衣斗篷夏衣一起做!”

     陆澈开怀大笑。

     方嬷嬷默默地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一支蜡烛。

     不过,范宜襄的寝衣还没做好,就传来了两个坏消息。

     最不好的一个就是,皇帝又给陆澈赐婚了,赐婚的就是那个唐家的唐婉,不过不是书里面的侧妃,而是庶妃。

     可好歹也是个妃啊,不像那个张氏刘氏,没有半点名分,也不是潘如君是个姨娘。

     人家是有品级的,是个妃。

     知道这个消息后,范宜襄就觉得心里头压了快大石头,虽然要等过了年之后唐婉才进门,可是她是干什么都提不起劲儿来了。

     眼瞧着年关将至,府里上下都热热闹闹的,张嬷嬷更是变着法儿给她做好吃的过年点心,炸年糕、炸花卷、炸灯芯糕...

     什么吃进嘴里都是一个味儿。

     她吃不下饭,就提不起精神做衣服,整个人瘦了一圈。

     方嬷嬷一开始见她不做衣服了,暗自呼了口气,其实夫人做些针线活,也不是什么坏事,就坏在夫人性子太实在,做什么都一个劲儿往里头扎,常常一做就是一整天,到了晚上嚷嚷脖子疼,眼睛疼,手指头全是被针扎得窟窿眼儿。

     要是赶上姑爷没回来,那夫人就更疯了,日夜颠倒,以前还只是半夜里拿着戏本子看,现在好了,大半夜不睡觉就在那儿做衣服。

     方嬷嬷是真怕她熬坏了身子。

     刚得了封庶妃这个消息,她见夫人撂了手里的活儿,不熬夜做衣服了,刚高兴没两天,好家伙,人家连饭都不肯吃了。

     偏偏姑爷,赶着年关,户部里的事儿多,宫里面的事儿也多,整天忙得不见个影儿,有时候回来了,夫人又在里间睡着。

     姑爷换了衣服,匆匆看了一眼,又脚踩风火轮般地出了府。

     方嬷嬷屈指算了算,好像自打庶妃这个消息下来之后,姑爷和夫人就没有正儿八经地打过照面。

     难怪夫人吃不下饭了。

     她心里着急,在心里把唐家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唐越就是个混小子,害完了夫人还不够,现在又变了个狐媚子出来接着害夫人!她在心里把皇帝也骂了:老不死的东西!乱点什么鸳鸯谱!你自己霸着三宫六院,就以为全天下男人都跟你一样!?

     这天她在府门口守了半天,可算逮住了阿喜,一把揪住他的胳膊:“好小子!这么着急忙慌的,怎么就你自己回来了,咱家主子爷呢?”

     阿喜风风火火回来,他是来给爷取换洗衣服的,前脚还没踏进门槛,就被人拽的个七荤八素,刚要开骂,抬头看见是方嬷嬷,脸上跟着就挤出了笑:“哟!我道是谁呢,大老远就见您等在门口,是夫人有什么好的差事等着我去办么?”

     方嬷嬷扯着他进来,找到一个避风的地方,给她塞了几个金锭子,才说:“你给我透一嘴,爷最近是真忙呢,还是被别的什么事儿给绊住了?”

     阿喜心里笑她见识浅,接了她的金子,跺着脚道:“爷是真忙得忙不开!忙得都上火,嘴里长了一串儿燎泡。”别人跟他打听爷的行踪,他是一个字都不说的,可方嬷嬷就不一样。

     别人打听爷,那叫图谋不轨,夫人打听爷,那这就叫关心爷。

     就像前两天,潘姨娘那边,也派了个喜鹊过来哄他,他是半个字都没吐。

     方嬷嬷一惊:“可是严重不?”

     阿喜道:“能不严重么!爷又不让叫太医,现在吃东西都不成!”

     “那哪儿成啊!”上火虽然是小事儿,但是人遭罪啊!

     方嬷嬷道:“我先去给夫人说一声,你先去忙你的,回头咱俩再在这儿见。”

     “成!”

     二人兵分两路,一个去西园,一个去书房。

     等方嬷嬷出来的时候,后面就跟了个阿禄,阿禄手里提着个篮子,范宜襄让膳房熬得金银花露,再有一些别的容易克化的粥露,不用过嘴巴,舀一勺直接咽下去就行。

     方嬷嬷道:“以后每天就让阿禄送过去,姑爷还是吃咱们府上的东西。”

     阿喜点头,心叹:夫人真是心疼爷!

     临走前,阿喜忍不住给方嬷嬷透了个话,说了句:“南边有点不大好,听说又闹了战事。”

     方嬷嬷听着,心里跟着猛地一跳,一点不敢耽搁,回去就给范宜襄说了。

     范宜襄听了,脸上倒没现什么,只是手里又开始勤快起来,不做寝衣和夏衣,专门挑那件做了一半就怠工了的斗篷,成天埋头做针线,这回她是认真了起来,一刻不敢耽搁。

     因为她害怕,她这个斗篷还没做好,陆澈就要出征去南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