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重阳体
    我不明白张真人在猜测什么,只是觉得他看我的眼神有些炽热。后来,他让我娘拿来笔和纸,让我在纸上写一个字。

     当时我年纪小,本来会写的字就不多,我想了一会儿,在纸上写下我名字的“九”字,然后递给张真人。

     他捧着我写的字,咂摸着牙花子,一边走一边点头。

     “九字,道家里凡事讲究阴阳,九是阳,是道的根本,那这张白纸轮廓相当于口。口吞九阳,而吃了狗头兵这种阴生的畜牲又没事。”说着他走到我跟前,摸摸我的头,又掰掰我的眼,最后撬开我的嘴,看了看里面之后,突然大笑起来。

     不过他的笑近乎于癫狂,像是多年夙愿终于了结了似的。

     “找到了,我终于找到了,八年,整整八年,总算找到了。”张真人捧着我的脸,说道。

     我们一家子都被张真人说得一头雾水,我娘担心我到底有没有事,就急切问张真人测字的结果怎么样?

     张真人笑眯眯的说道:“大娘,嫂子,这娃娃命硬,吃了狗头兵,别说没事,恐怕还会有利于他的身体。”

     我娘听了他的话,紧张的神情放松了些许,但还是不太明白张真人在说什么?

     外祖母也听得云里雾里,过去拉住张真人的手,问道:“张真人,你别绕弯子了,赶紧说说为啥我的外孙没事,而我老伴儿怎么就这么没了呢?”说起外祖父的死,外祖母眼泪不禁又流了出来,虽说年纪大了,生死并不再看得那么重,但外祖父突然的离世,还是让她身心俱疲。

     “很简单,这娃娃有着独一无二的重阳体,而陈大爷就是一副凡人躯体,自然不能抵抗狗头兵这种至阴凶残之物。”张真人缓缓说道。

     我家的人听了张真人的话,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毕竟外祖父刚去世,我再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恐怕家里得翻了天。

     没登外祖母开口,张真人主动的说道:“我们得抓紧把陈大爷的尸体处理了,另外还得找回他的三魂七魄,省得被那些不要脸的东西困住,落个不得超生的下场。”

     这自然得到了我外祖母他们的同意,本来就对我外祖父的尸体束手无策,现在一来,有人来帮着处理,又能找到他的三魂七魄,得到超度,那自然是大好事。

     外祖母回忆起今天白天外祖父棺材里的怪异事情,心有余悸,也不是怕外祖父,毕竟是自己老伴儿,只是一档子事接一档子事,让将近六十高龄的她有点吃不消。

     外祖母轻声问道:“张真人,那尸体该怎么处理?”

     张真人神情比刚来的时候好了很多,淡淡说道:“陈大爷被抽走三魂七魄,肉身按理说也没什么用了,之所以还会发生这些怪事,多半是他死前喉咙里还有一口气,这导致变成行尸的可能,所以我建议立即用桃枝火化。”

     听张真人说完,我们一家子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外祖父平生最忌惮火,连名字都取为陈淼,到头来我们怎么忍心再把火化。

     我娘平时机灵的很,想了想就跟张真人说道:“张真人,火化有点违背我爹他生前的意愿,你看能不能用别的方法,或者水葬?总之你看着想个中立的主意。”

     张真人透过窗户,借着微弱的月光,盯着外祖父的棺材看了一会儿,才缓缓说道:“那用桃木钉钉住他喉咙中那口气,棺材上再弹上金光网隔开墓里的尸气,应该可以。”

     外祖母虽然不懂其中的奥妙,而且还要用桃木钉钉住外祖父,但好歹能土葬,她也就没迟疑,立即答应了。

     我和我娘按照张真人的指示,削了七根桃木钉,又拿来墨斗,取了公鸡血,配合着朱砂雄黄墨汁,调拌好一股脑全倒进墨斗里。

     等这一切准备好了,张真人让我们所有人都呆在屋里,单独叫我跟着他去。

     这一做法直接得到了我娘的反对,她说:“张真人,九儿才八岁,跟着你我觉得挺危险的,要不我我跟着去帮你打下手。”

     张真人捋了捋下巴尖,摇头说道:“嫂子,这孩子天生重阳体,是个好材料,八岁不小了,该长长见识了,我当年七岁就跟着我师傅走山涉水,什么危险没见过?九儿,你怕不怕?”

     讲真的,当时我其实是悲伤加好奇,除了看到那锅死狗肉还有棺材旁看到腐烂的外祖父时,有一点儿恶心之外,惊恐倒是谈不上,还挺着小胸脯跟我娘说道:“娘,我去送外祖父!九儿不怕!”

     最后我娘他们争执不过,只好拜托张真人照顾好我。

     没想到,刚踏出房门一步,我就有点打退堂鼓,刚才那股壮志豪情被邪异的冷风一吹,减少了不少。

     那股风很奇怪,明明是从正面吹过来,可我后背却总是能隐隐感觉到有风钻进去,像是有人故意站在背后吹气一般。

     张真人见我站在原地有些颤抖,就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别害怕,你外祖父最多也就能变个行尸,那种级别根本伤不了你的重阳体,小子,打起精神来,送你外祖父最后一程。”

     我点了点头,虽然不太明白张真人口中的重阳体是什么,但从他的眼神中,我能看到安全感,这也许就是自信吧。

     我跟着他走到院子里,在跳动的油灯下,张真人把七个桃木钉,分别钉在外祖父的四肢、眉间和双乳七个地方,然后把外祖父放回棺材里。

     我提着油灯,正看着张真人一个人抬棺材盖的时候,突然我的肩膀“啪”地一下,被人拍了一下。

     我整个人哆嗦了一下,差点把手里的油灯扔出去,我悄悄的把头扭过去,空荡荡地院子什么也没有。

     当我再转过头时,正在给外祖父盖棺材盖的张真人竟然不见了。

     我本身年纪小,虽说胆子大,但在干这种奇异精怪事情的时候,心还是悬着的。

     我缩着脖子,小声地朝院子里喊了一声,“张真人”,没人应声。

     “张真人”。

     我忍不住又喊了一声,还是没有人应声。

     仿佛偌大的院子,只剩下我一人,还有扑簌簌地风声。

     我紧接着再喊了几声,依旧没有得到回应这一下子我就急了,刚才明明就看着人在给我外祖父搬棺材盖,怎么一回头人就不见了?

     我围着院子小跑了一圈,根本找不到人。加上,我心里真的有点儿害怕了,就打算回到屋里找我娘他们,然后再想办法。

     可当我走到屋子跟前的时候,里面的灯突然灭了,任凭我怎么呼叫,屋门就是不开。

     这下我彻底有点崩溃了,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人怎么都突然不见了。

     我抽泣着,两道眼泪顺着脸颊流到嘴里,淡之无味。我坐在屋前的台阶上,根本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才好?

     我深深叹了一口气,偷偷着观察着四周的动静,一切都静的出奇,就能觉察到自己的呼吸跟随着吹来的阴风,一阵一阵的。

     过了稍许,我狂乱的心情平复了一些,才静下来回想刚刚发生的一切。

     正在盖棺材盖的张真人一转眼就不见了,明明在屋里注视着我们的家人,也好像是蒸发了似的,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这样?

     我的思绪飞速地运转着,突然我想起,这一切都是我肩膀被拍了一下,我扭头后发生的。

     我正想着,忽然,静置在院子的桃木棺材,“咚,咚”地发出一阵阵闷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