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我和三哥一起上的山?
    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我一夜都没睡着,想了很多,三哥他不像我平时的吃食要靠大山里野味生活,他的吃食基本上来自田里,里正已经通知大家山里有恶牛,告诫我们别上山,那为什么还无缘无故跑去招摇山?除了他还有谁跟他一起?他中得邪与牛有关,那一声“哞哞”绝对不是幻觉,那与我遇到的青牛有关吗?如果是那头青牛搞的鬼,我今天也遇到了它,那我会不会也变得三哥一样,对着头牛干出那种事?我不要,我还没娶亲呢,我现在才十六,要是我也变成了三哥那样,那我也不活了。

     挨到了天亮,我迷迷糊糊的睡了两个时辰,醒来已经是中午时分,天气正好。我这次上山,没准要几天时间,为此我准备了足够的武器,一把破砍刀,两囊弓箭,吃得东西没带,那都可以在山上解决。

     出了家门,走在我们曲仁里的乡路上,有不少乡亲在田里耕作,这个时候花婶三哥也应该在田地里劳作了,可是现在三哥被我们绑在床上,而花婶在为她的男人奔波,也许她现在正在问哪个同村的人。

     “阿聃,昨天你们打到什么好东西了,你可说过要送我点老虎肉的。”说话的是我们村里的一个老大爷,正坐在前面的槐树下乘凉,向我招手打招呼呢。

     “我说李大爷,你说什么,我昨天没去哪里,一直在家卧着呢。”我昨天确实上山了,可是我走得是小路,路上根本没有人看见我,我回来的时候天已经暗了而且又是走得上山的路,他是不可能看到我的。那他为什么说看到我了?不是我,是我们,我们是谁?

     “好啊阿聃,还跟你大爷装蒜呢,昨天就在这里,你和你家三哥不是一起上的山吗,还说去打些野味好过年。怎么?没打到?今天又准备上山了?你家三哥没和你一起?”李大爷不会说谎的,年轻时他是个老实的庄稼汉,现在,是个老实的老人,他也没必要说谎,可我确实是一个人上山的,不是和三哥一起的,可他说话时挺认真的,不像说谎。

     那么李大爷不是撞邪了就是人老眼花产生幻觉了。

     拜别李大爷后,走没多久,前面有很多人集聚在一起,我走上前去挤进人群,人群中间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花婶。花婶正在问一个平时与她关系挺好的李大婶。

     花婶:“李婶,昨天你可看到我家男人与谁一起上招摇山了。”

     李婶还没说话,围观的有一人说道:“阿花婶,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是你家李耳与你家男人一起上的山,你怎么不信呢,大家街里街坊的骗你顶得了饱吗。”

     花婶没搭理他,又问了一遍李婶,李婶叹道:“阿花婶,他们说得没错确实是李耳和三哥一起上的山,他们一路走来还挺高兴的,见人就打招呼,所以我们都看见了。李耳那小子在他娘亲的肚子里待了八十一年,你想想,我们普通人怀胎十月就生了,他怎么能八十一年才出来?而且一生下来就是白发白眉的?他娘说不定就是他害死的。三哥也说定就是他害的。”

     花婶哭了:“你闭嘴。”

     花婶眼神怔怔,往后不由的倒退,一把推开人群说道:“我不信,阿聃不会骗我的。”

     花婶拨开人群夺路而逃,向着我的方向跑来,我没躲开,她一下子猛地撞在了我的怀里,我紧紧的把她拥抱,谢谢你花婶,谢谢你。

     她抬起头看见是我,哭着问道:“告诉我阿聃,你没骗我。”

     “花婶,我没骗你。”我不知道能说什么,我只能告诉她,我没骗她,我还是那个她一直带到大的那个李耳,那个还小的时候会缠着她一起睡觉的李耳。

     李婶他们看见我想看见鬼似的,都连忙离开我几丈远,自主的站成一堆,直呆呆的看着我。我理解他们,我出生的时候,因为我的天生异相,我的去留问题成为花婶与他们的主要摩擦。现在又出了三哥的事,他们心中能不怀疑才有鬼了。

     那为什么所有人都说是我和三哥一起上的山?一个人说看见我们,那他有可能说谎,那么一群人都说看见我,难道他们都一起串通好的吗,我想了想,要么是他们集体中邪了,要么就是他们确实看到了和三哥一起的人是我,可是,那个我,并不是真的我,那到底会是谁?他长得到底有多像我,以至于看着我长大的村民会坚定的认为那个像我的人就是我?

     我明白他们怕我,也明白他们还是想把我赶出曲仁里,尽管我与他们在同一片土地生活了十六年。看着那些畏畏缩缩的村民,我辞别了花婶,现在解释是没有用的,唯有用事实来证明自己,而事实就在那远处山顶云雾迷蒙的招摇山里。

     根据村里人的描述,我顺着昨天‘我’和三哥走过的路一直到了山脚下,与昨天上招摇山不同,今天我准备比较充分,行事也很谨慎,连走路都不敢发出稍微大点的脚步声。

     在山脚下搜寻了很久我找到了两对脚印以及根据草丛被人踩过的痕迹,因为青牛的事最近很少人会上招摇山,这些脚印很有可能就是三哥他们留下的,由于招摇山多花草,所以这些被踩过的痕迹还很清晰,我追踪这些痕迹一路追到了大山深处,中间遇到了很高的野兽,老虎什么的,都是远远地绕开,为了不至于找不到回来的路,我在行走的过程中都在树上留下刻痕作为标记,但愿我下来的时候还能根据这些标记下山。

     大约用了两个时辰,夜色降临时我追踪的那些痕迹到头消失了,消失在了一个乌漆墨黑的地洞里,地洞附近都是茂密的草丛不仔细寻找根本发现不了,地洞有一人大小,我要穿过去是完全没问题的,可是我不解的是,从山脚下到这个地洞脚印是连起来是一条直线,看起来就像是直奔这个地洞来的,如果三哥他们是来打猎的,那么他们应该到处晃悠,他们的脚印应该是全山都有乱麻麻的才对,绝不可能是一条直线。

     那么,地洞里有什么?

     三哥他冒着危险来这里为了什么?

     他进地洞里没有?

     我要不要进去看看?

     是回去还是为自己正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