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山上有青牛
    “阿聃,看,今天我给你带什么好东西来了。”说话的人我叫她花婶,花婶是我的邻居,平时最是照顾我这个孤儿。她手里提着的篮子里有半条已经弄熟了的草鱼和两个野果子,想来是她今天上山砍柴时顺手摘的。

     “谢谢你,花婶。”我低下头,接过花婶递来的篮子。我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花婶对我的恩情,这辈子,我想我都是报答不完的。

     我是个孤儿,自出生就是个孤儿的孤儿。

     我娘是个浣纱女,据说有一天我娘在河边浣纱,忽然从河上游飘来一个奇特的李子,李子发光,照的整条河金光闪闪的,她鬼使神差的把那个李子吃了下去,然后就怀了我,这一怀就怀了足足有八十一年,等她把我生下来的时候,她还剩一口气,她强撑着跟我说,她吃了李子才怀了我的,李子又像两个耳朵,就给我取名叫李耳(注1)。希望我在尘世上做个好人,也不枉她怀了我八十一载。

     不过我都不记得了,都是花婶告诉我的。

     按辈分来说,花婶是我娘的孙侄女,一切的事情都是她告诉我的,她养了我十年,后来她的孩子渐渐的多了,我就离开了她家,自己出来独自生活,就在她家旁边,倒也方便,花婶也时常接济我,时不时的带点东西给我。

     我很感激她,没有她我早就饿死了。

     “瞧你说的什么话,说起来你还是我叔叔呢。”花婶很美,笑起来很可爱,可是才三十出头眼角那丝疲惫却看得分明,她家里还有好几个嗷嗷待哺的孩子。

     “花婶,你以后不要常来了,你家里还有几个孩子要照顾呢,我都十六了,我可以上山打猎啊,前几天我还打了不少野兔呢,等下你拿两只走吧。”花婶的丈夫脾气不好,时常喝了酒就会发酒疯。因为花婶经常接济我还经常被其毒打。

     花婶叹息道:“阿聃,你别怪我,我答应了你娘要照顾你,可是,哎。”

     “花婶,你再说这种话,我就不要你的鱼了。”我佯装生气的说道。还把篮子作势要塞回她手上。

     果然她赶紧的把篮子推了回来,嘴里说着;“好好好,我不罗嗦了,你自己要好好照顾自己,我先走了。”

     “哦,对了,你这几天不要上山打猎了,前几天村里里正通知大家不要上山,据说山上来了一头浑身发青光的恶牛,夜晚糟蹋庄稼,还有不少鸡鸭都遭殃了,你晚上也记得不要出门啊。过几天里正的哥哥会派人来捕猎恶牛的,你且安心等几天。”花婶临走时这样跟我说的。

     我们村子不大,也就几十户,但是我们的里正是个有能力的人,里正的哥哥更是个在王国里的将军,手里有几百人,恶牛糟蹋庄稼可是大事,谁也说不清恶牛会不会逃窜作案,要是这样,迟早会派军队进山收拾恶牛的。

     ····················

     吃了花婶带来的半条鱼和两个野果,就算是我的午餐了,可是晚上的饭食还没有着落呢,因为我把仅仅剩下的两只兔子给了花婶。我娘没给我留下什么,自然也没有田地供我耕作,我的食物来源全是靠山里的野物供给,可是花婶的话还在耳边,山里有恶牛!

     不知道恶牛吃不吃人。

     我带上了自己制造的弓箭,一把破砍柴刀,向着附近最多野物的招摇山出发。

     招摇山属于鹊山之一,与其他九座山共同合作成鹊山。招摇山中多奇花异草,很多花草都带有毒性,往往越是鲜艳的花草越毒,我每次上山都得小心翼翼的,一不小心小命就会搭上,喂了山中猛兽。而山中的猛兽更是不少,老虎野猪什么的在里面也只是食物的存在,其中有一种奇特野兽叫‘禺’(注2)。比猕猴大一些,红眼睛,有着很长的尾巴,什么东西都吃,最喜欢吃得是人的脑子。当然,这也是听村里的老猎人说的,据说见到它的人基本上都活不下来的。

     进山了大约两个时辰,兜兜转转猎物,算下来我手中的战果不菲,三只野兔加上两只野鸡,我这几天的饭食算是解决了,但是,就在我刚刚爬上树上准备掏了眼前的鸟窝就下山的时候,最不想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远处传来地动山摇般剧烈的震动,接着传来两种阵阵不同的怒吼声,一种低沉似牛叫,一种尖细像猴子,那声音越来越清晰,仿佛在慢慢的向我靠近。我顺着声音处望去,只见沙尘滚滚,向我这边移动,我准备下树跨出去的脚立马缩了回来,还把手上的猎物挂在树梢上,接着三步作两步我又往树尖的方向爬,然后尽量找了个树叶较多的枝干藏了起来,大气不敢喘的盯着远方沙尘处。沙尘移动的很快,不一会儿便离我不到百步远,我这下瞧得很清楚了,也听得清楚了,不清楚不行,一牛一猴撕咬搏斗的怒吼声太响了,像天雷一般。

     那头牛浑身散发着青光,身长起码有三丈高有两丈(3),足足有屋子大小,头上生有四角,身子下有六条腿,尾巴?它竟然是没有尾巴的。好奇怪。想来这牛就是花婶口中说的恶牛了。相比青牛,另一个猛兽是只猴子,与人一般大小,血红色的眼睛,长长的尾巴,还有一对普通猴子所没有的锋利利爪,它的爪上全是鲜血,猴子体型比青牛小的多,但胜在灵活,上蹿下跳的在青牛身上又是咬又是抓的,这难道会是老猎人口中说的‘禺’吗。我在树上一动不敢动,尽量不打扰他们决斗,真不敢想象要是被它们发现了,我还有命活吗。

     青牛被猴子缠在头上挠得浑身是血,青牛勃然大怒,发出愤怒的怒吼,头晃个不停,试图把猴子摔下去,猴子叽呀叫一手抓住牛角,一手还在拼命的挠,青牛越发疯狂,抬动六条脚,上下的跳动,左右奔跑,撞倒了一棵又一棵的大树,但是猴子还是待在牛头上很稳定,并且用它那超级长的尾巴缠在牛肚子上,两只脚站立在牛头上,两手正抓着其中最长的牛角仰着身子死命的掰扯。

     “哞哞···”

     “叽叽···”

     青牛再度暴走,一路朝我这个方向狂奔过来,试图通过茂密的树枝把头上那讨厌的猴子刮下去。

     老天保佑,千万别撞到我这里啊。

     注1:老子,姓李名耳,字伯阳。老子有两个可能的身分,一是老聃,一是老莱子。此文选用老聃。聃与耳同义。

     注2:取自《山海经》有兽焉,其状如禺,而白耳。

     注3:周朝,一丈等于十尺,一尺大约23厘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