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丧家之犬
    楚郡,苏县,一条坑坑洼洼的小道,一片落败的树木,一匹不强壮的瘦马,一辆老旧的马车,车上是一位逃难的公子。

     准确的说是被家族赶到其他县避难的贵家子,就在几天前,十三岁的少公子林一为救一名女子得罪了当朝都举足轻重的奸臣之孙,原本在苏县高高在上的一家,瞬间落败了下来,正七品的县丞被降到从九品的代县令,从富甲楚郡的财产换来了一家人活命的机会,当然这十三岁的林一是不能再留在本地了,在他父母的运作下偷偷将他送到了邻郡,为了保他这孩子一命,不知道林家又要损失多少……

     县丞被废,全家痛哭流涕,众门客无不悲愤,但无奈对手不仅有政权更手握十万雄兵,双方等级根本不一样,除了敢在心中发发怒之外并不敢露出一丝不满,也幸亏林一得罪的不是王家的嫡系子孙,要不然可不仅仅是丢官罢职散财买命那么简单了。

     树倒猢狲散,林家落败了,众多门客一朝散,生怕被林家牵连,而许多与林家交好的家族也纷纷躲之不及,当然,事事无绝对,在这数千年来的历史中从来不缺乏不怕死的人,为林一驾车的就是以前林家的一位门客,因为实力不算高强,所以一直不受林家重视,但万万没想到最后没理林家而去的只有他而已了。

     这位穿着蓑衣的汉子坐在马车前面赶马,后面马车中坐着一个瘦弱的少年和一个少女,少女趴在少年怀中,少年低头打量眼前的少女,这个少女明眸皓齿,五官绝美,肤色如玉,青丝若瀑,可称绝色,这个少女比林一大两岁,是林一从小就有婚约的妻子,这次林家遭逢大祸,对方家里自然不愿把女儿嫁到林家了,不仅如此,还打算把女儿嫁给林一阻止的那个恶少,企图攀上当朝权臣的高枝,而这个女子因为和林一青梅竹马,两人郎情妾意,便不愿听从父母之命嫁给那个纨绔,于是偷偷坐上了林一的马车之上,和这个年纪小小的未婚夫私奔去了。

     林一低头看着眼前的女子,感受着这马车的颠簸,心中感叹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小涵,我是不是做错了?”林一说着,目光闪烁,不敢看眼前的这个少女,自己误了他,至于是对是错,听自己族人教育了自己那么久,难道自己还不知道答案吗?念及此处,林一神色十分落寞,毕竟是个十三岁的孩子,他不想听见自己未婚妻指责自己,尤其是害未婚妻奔波,这让林一从心底感到羞愧。

     小涵抬起头,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对视着林一,缓缓摇了摇头,“错的不是你,是这个世道……”

     林一望着小涵真诚的目光,不由得失了神,自己何德何能可以拥有这样的未婚妻?文不能作诗,武不能上马,自己除了惹祸还能做什么?

     就在林一失神的时候,马车正巧经过一片荒林,当进入荒林就听“咻,咻,咻”几声,闪出三个穿着黑衣黑裤的家伙,手持明晃晃的大砍刀挡在路前。

     “吁,吁……”马夫也是两个少年的侍卫,瞬间喊停了马车,坐在车里的林一因为惯性整个人都撞在了小涵身上,只见小涵面如桃花,整个脸上写满了羞涩,原来刚才林一不小心碰到了小涵胸前的凶器……

     当马车停稳,林一看着小涵桃红的面庞,想起刚才手中传来的一丝温软,不由得很是尴尬,瞬间,整个马车里的气氛变得旖旎起来,但这个旖旎的气氛持续不到一秒钟,就听见一声怒喝,“什么人?”

     “要你们命的人!”站在中央的人眼神冰冷地看着对方,“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还想活着离开?”

     “凭你们也想从我王民手底下杀人?”王民站在马车上,看着三人,颇有几分气势。

     “哈哈……”闻言,三人哈哈大笑,“区区一个不入流的武夫而已,你以为你是李济天吗?”说着,眼中戏谑之色越来越浓,“就算你是李济天,我也不信你能活着出去!”

     话闭,只听“哒、哒、哒……”后方忽然尘土大起,一支数十人的骑兵席卷而来,斗大的“李”字大旗迎风招展,猎猎作响,见此情景,王民骇然变色,看这队人马来势汹汹,绝对来者不善。

     “楚郡守军奉命剿匪,路遇匪徒,立斩无赦!”当前的首领纵马提剑,嘴里喊着剿匪,却对着马车做出一个杀戮的动作。

     “林家的恩情,我王民今天还给你了!”王民抽出长剑,率先做出攻势,剑指眼前的三个黑衣人,剑光一闪,顿时一颗脑袋落地。

     “你,你不是不入流的武夫!”见状,剩余两人急忙后退,与王民拉开距离,王民见状,趁机拍打马身,瘦马吃痛之下,立身而起,嘶叫一声,落地狂飙,从被杀之人的缝隙窜了过去,王民对着马车拜了一下,“多谢当年林家主救我一家人性命之恩!”拜完之后,迅速回身,看着来势汹汹的骑兵,眼中利芒一闪……

     另一边,因为马车的忽然加速,林一摔了一个四脚朝天,勉强站稳身形,便掀帘查看情况,看了一眼,便回过头来,对着小涵露出一丝苦笑,“你会驾马车吗?”小涵摇头,眨着大眼睛问道,“你不会吗?”林一的笑容更苦涩了,“我都不会骑马……”

     王民横剑站在道路中央,看着众多骑兵毫无惧色,站在前方的将领剑指王民,“冲锋!”数十骑兵的冲锋,王民不知道李济天能不能活下来,但他知道自己死定了,只不过王民眼中并没有一丝惧意,看着眼前的骑兵,双眼十分坚决,“影剑术……”双手一搓,手中的一柄剑,一分为三,王民剑指前方,三道剑影闪过,一阵剑光,三名,不,六名骑兵被刺穿身体,跌落马下,而三剑合一,指着那个将领,将领瞬间跳下马,同一时间,骑兵冲到王民身前,手中刀剑劈头乱砍,顿时把其王民砍成肉泥,变成了一团模糊的血肉……